秒速时时彩“滴水公益”志愿者团队为何陷入生存困境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5 16:39

    一个志愿者组织,两个带头人,500多名志愿者。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,这个不到600人的团队——“滴水公益”,为地震极重灾区——四川省青川县募集了800万元的救灾物资,以及1260万元的帮扶学生善款。

青川县的许多学生家长知道,“滴水公益”的志愿者带来了孩子的生活费和冬衣,但很少有人知道,带来这些物资、善款的志愿者们,由于缺乏生活费,住在青川县冰冷的帐篷里,靠接济,艰难度日。

“滴水公益”的发起人“大北”(网名)近日给中国青年报打来电话,诉说作为草根志愿者组织所面临的生存危机。这个成立两年半的组织,如今落到了借钱办公的境地。

    “沙发是别人不要的破烂”

记者日前随“滴水公益”带头人“天街”(网名),来到青川县的青溪镇。时值寒冬,当地老百姓已经住进板房,而青溪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,依然搭着三顶帐篷。

寒风刺骨,操场上不见一个人影。在接近零度的环境里,三顶简陋的帐篷搭在布满碎砖瓦的操场上,显得有些孤单。

这些帐篷,就是“滴水公益”支教志愿者彭运生、李球保、刘舞的家。

“天街”告诉记者,青溪镇中心小学老师的年龄结构偏大,孩子们迫切需要一些年轻、有活力的老师。“滴水公益”在“滴水论坛”发帖招募支教志愿者,这三人就是网上报名后选派过来的。

记者在帐篷里看到,上百本图书摆放在帐篷中间的书柜里,两块大黑板拼成的办公桌上,堆满了各种书籍。一位50多岁的大妈进进出出,正准备晚饭。“天街”说,大妈是青溪镇中心小学的李太英老师,主动来照顾3位支教志愿者,大家都叫她“李妈妈”。

“这就是我们的‘爱心书屋’兼‘会客厅’,书都是好心人捐的,沙发是别人不要的破烂,我们捡回来钉了一下,可以坐着烤火。”李球保介绍说。

从2008年7月底到现在,3名支教志愿者每天都在帐篷里备课、吃饭,交流感受,青溪镇中心小学的学生时而来这里借书。从三伏天帐篷里40摄氏度的酷暑,到现在接近0摄氏度的严寒,志愿者们坚持了5个月。

对于志愿者们来说,费用问题是一个最不愿提及又最现实的问题。

“天街”告诉记者,“滴水公益”自身的费用都没有着落,所以按照约定,支教期间的生活费全部由志愿者本人承担。他们3人都是刚毕业的学生,没有经济来源,主要靠成都一个好心人留下的3000元维持生活。

“地震以后,很多东西涨价了,这3000元到2008年11月就用光了。我又捐出1000多元,都是给这3个孩子吃饭,该花的。”李妈妈补充说,“最近还有一个好心人捐了1800元作为生活费。现在,志愿者就靠着接济过日子”。

当晚,记者走进彭运生、李球保的帐篷,看见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两张床,桌子上堆满了各种杂志,每张床上都放着三床棉被,一块木板就是房间的门。

“晚上又冷又潮,李妈妈给每人准备了三床厚棉被,感觉暖和一些。”李球保说。

“天街”说,如果购买电暖气、电热毯等取暖设备,情况会好些,但是“滴水公益”实在拿不出钱。

在青川县,对“滴水公益”心怀感激的人有很多。“滴水公益”的志愿者每次到青川县教育局办事,教育局的工作人员总会叫上他们一起吃饭。

“他们资助了我们青川的那么多孩子,自己却资金困难,我们帮他们省一点儿是一点儿。”青川县教育局的办公室主任赵晓云对记者说。

青溪镇中心小学的副校长王旭东,从学校获赠的大米里面省下几袋,派人扛到了“滴水公益”志愿者的帐篷里,还给每位志愿者争取到了一套保暖内衣。

王旭东说:“志愿者给学校带来了活力,学生们也可以长更多的见识,但学校实在没办法解决他们的生活费用,只能表达微薄的心意。”

这些关爱,“天街”都看在眼里,也感到很欣慰,“我们来做志愿者,不求回报,既然能够得到那么多人肯定,我们更希望把现在的工作做下去!”

    20万元生存费用花了个精光

“滴水公益”能帮助青川获得可观的捐赠,很大程度上依靠带头人“大北”在浙江省的声誉。2007年,“大北”被授予浙江省年度十大慈善之星称号,还被中国经济商务协会评为中国构建和谐社会发展先锋人物。

800万元的物资,就是“大北”找到浙江一个有名的主持人,利用社会关系征集到的;1260万元帮扶学生的善款,多数也是“大北”找到朋友,想办法解决的。

而“大北”头上的光环和已经做出的成绩,并没有让“滴水公益”摆脱困境。2006年4月,“大北”和“天街”各拿出10万元积蓄,用于“滴水公益”的生存费用。为了让日常工作更加正常地开展,“天街”2007年辞去了在广东一家幼儿园的工作,专心策划活动并处理日常事务。

2008年5月,正当“大北”、“天街”全力以赴支援四川地震灾区时,发现凑起来的20万元费用花了个精光。

对于20万元的用途,“天街”说,主要花费是坐车和维护“滴水公益”的网站、论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