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建七口之家4人患癌1人尿毒 苦难家庭不堪重负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2 11:39

  中新网宁德9月3日电 (吕巧琴 叶茂)一家7口,母亲和妹妹因家族性“肠息肉”恶化,患直肠癌去世;大哥和二哥患“结肠多发息肉”及原位腺癌、胰腺炎等,切除息肉化验已癌变;父亲患有肾结石、尿毒症和糖尿病;余下的两人,则因经济困难、心理恐惧,不敢体检。  

  这样的不幸,发生在福建寿宁县竹管垅乡横山村坑底楼自然村的一个七口之家。与病症纠缠之余,六七十万元的医疗债务,以及后续不间断的医疗费用,让这个来自农村的“苦难家庭”不堪重负,风雨中飘摇。

  病房内的父子身影 眼眶几度变红

  “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地离去,心里很苦。自己年龄大了,身体不要紧,也不冶了,主要想让孩子能获得治疗。”65岁的父亲夏朝龙眼眶发红,他说,孩子们还年轻啊。

  9月2日,当中新网记者在福安市闽东医院见到夏朝龙时,他正在照顾躺在病床上、44岁仍旧单身的长子夏秋金。整日陪护、整理被子、帮助护士一起护理……每一个细节,尽显身为父亲的慈爱。

  与记者交谈中,夏朝龙的脸上会不时出现笑容。然而,在这笑容的背后,是一副拖着多种重症的身体,以及对生活现实的无奈。

  2008年,夏朝龙因肾结石,一个肾被切除;随后,夏朝龙又先后患上了尿毒症以及糖尿病,身体里仅剩下的一个肾,也患有肾结石症状。

  “医生说各方面指标都很高,一旦尿毒症一发,就没救了,住院住了一个礼拜后没钱就出院了。”夏朝龙说,本想干保安一个月赚个一千来块钱,也能抵几天儿子的医药费,去了两个月就生病了,后来就辞职了。

  夏朝龙身体的“倒塌”,令其感到无奈,而妻子与儿女的遭遇,更让其感到十分无助。谈及此事,夏朝龙和夏秋金的眼眶,数次变红,强忍泪水。

  迷茫:手术费无着落

  2000年,夏秋金的母亲诊断患有直肠癌,2006年因病去世;2013年3月,32岁的妹妹夏秋菊又患上直肠癌,2014年去世。此间,夏秋金和弟弟夏秋弟也相继被诊断患有结肠多发息肉,以及原位腺癌等。

  “妹妹在被检查出直肠癌后,医生说是家族性‘肠息肉’,建议我和弟弟(夏秋弟)也做下检查,结果就查出来了。”躺在病床上的夏秋金告诉记者,另一个妹妹夏秋云和弟弟夏秋平因为经济困难和害怕,都不敢去检查。

  2013年5月,夏秋金动手术切除了部分息肉、胆囊和一部分胃,花费7万余元;2014年4月,夏秋金做了第二次息肉切除手术,花费5万余元。术后,夏秋金在超市打零工,每月工资1000多元,“赚点生活费,这样就不用靠别人救济了。”

  然而,屋漏偏逢连夜雨。今年8月,夏秋金又被检查出患有胰腺炎,如不及时手术,漏出的胰液将会腐蚀肠子和血管,进而引发大出血致死。

  无奈,夏秋金再次住进了医院,一个多星期以来,每天挂瓶等费用平均3000多元。然而,因筹集不到手术费以及挂瓶的费用,夏秋金只能在左侧腰部插上一根管子,管子连接着一个医用袋子,里面装着从胰腺里排出的胰液。

  “没钱也没法挂瓶,想回去,医生不建议回去。”所以,夏秋金只能靠上述简易的方法来排出胰液,每天的费用加生活费缩减至100余元。而对于至少5万元以上的手术费,夏秋金感到迷茫。

  对于夏秋金的病情,医生曾建议其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,每两三个月做一次息肉切除手术;如不及时切除息肉,便会发展为恶性,但每次的费用需要3到4万元。

  “整段肠子都是息肉,有很多,且是多发性的,切掉的息肉化验已经有好多癌变了,剩下的还在长,恶性度相对较慢,还可撑一段时间。”闽东医院的医生占文锋称,但痊愈比较难,必须定期检查,有息肉就要切除。

  害怕:“接下来可能又会有人离我们而去”

  “有时候感觉很无助,躺在床上真的是睡不着,考虑钱啊钱啊,最担心的是妹妹已经离我们而去,接下来可能又会有人离我们而去,心里很害怕。”38岁的夏秋弟说。

  夏秋弟,目前是寿宁县竹管垅乡中心小学的教务处主任兼副校长工作,每月工资近3000元。妻子无业,育有一名4周岁、正在上幼儿园的孩子,住在学校分配的总计约60多平米的宿舍内。

  同样患有结肠多发息肉的夏秋弟,肠内长有逾千个息肉,医生曾建议将整个大肠全部切除,但切除后一天要上厕所20多次,同时在腰部做个人造肛门,用于排粪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