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占元的超豪华葬礼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2 11:39

王占元因患尿毒病于一九三四年九月十四日病逝。死后,王占元棺椁装到船上,航运十几天到南馆陶镇。国民党山东省长韩复矩派来一个连到德州迎接,并护送到家。当时馆陶县共有五十四个“里”(当时的行政管理单位)、五十四个民团。各团都派员前来守卫。馆陶县县长卢少泉也前来吊唁。天津送来挽联,曰:“夏积冬不全只有卫水作碑铭,亨利贞有缺惟有陶山无情绪”南馆陶镇上悲悲切切,乱乱哄哄,都在忙活王占元的丧事。一品饭庄、羊肉馆、李风印饭庄、北馆陶城里的三上元饭庄、冠县的四海滨饭庄、回民饭庄,还有大名的一家饭庄,共七大饭庄都来待奉,张罗饭菜供应。
入殓时,有人主张穿督都服,一些清朝的遗老主张穿满清朝服,多数人以为不妥,结果穿的便服,蒙脸单则是故大总统袁世凯生前馈赠的。
王占元遗体在家停灵五天才出殡埋葬。出殡那天,士兵、民团站立两旁,守卫森严。马队和待奉人等举着纸扎的大炮、车马、机枪等在灵前开道。随后是僧道哼哼唧唧,诵经不止。接着是从临清雇佣来的六十四人抬的棺架子,一步迈不了四指,慢慢移动。棺盖头上放着满满一碗酒,一点也不得外溢。从将军府到坟地不足三华里,从早八点至中午十二点,足足走了四个小时。灵柩后边哀乐齐鸣,人号马嘶,哭声动天。直到太阳将要落山,入葬才告完毕。王占元坟地里竖起了三座石碑,碑文分别是三楚选勤、八州作都、龙骧旧望。
出殡这天,王家还请了两台戏。凡是来看出殡的,看戏不要票,吃饭不要钱,七个大饭庄设了十几处临时饭馆,谁来给谁一朵白纸花,执花就餐,八人一桌,吃饱就走。最后,饭庄按花计款,到总官家那里报帐。后来三上元饭庄仅此所得就盖了三间楼房。据当时操办丧事的知情人讲,为这次丧事,准备耗资二十万元,实则只花了十来万元,有一半入了管事人的私囊。
这一天,天津、北京、保定、大连等地均聚众送葬祭奠,掩人耳目,混淆视听。其实,王占元尸骨还是埋在老家祖坟上。棺内灌上药水,浸泡着尸骨。棺外用水泥、青砖、石块等浇灌牢固,并培起一个表面积一百多平方米的大坟头。原想久安黄泉,可没料到三十二年后文革风起,一九六六年秋破“四旧”时,坟被挖开,座座墓碑也成了新型建筑的奠基石,几十亩的坟地起高垫低建起了农机修造厂。

王占元的超豪华葬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