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访抗日根据地:新四军老战士回忆抗日最后一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9-12 08:58

寻访抗日根据地:新四军老战士回忆抗日最后一战

央视网报央视网 2015年08月10日 14:25

二维码


扫一扫 手机阅读

我要分享

原标题:

11

新四军后代唐东平回到高邮缅怀自己的父亲

新四军后代唐东平回到高邮缅怀自己的父亲

  央视网特稿(记者 袁育堃)“高邮战役”是新四军对日本侵略者的最后一战,也成为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对日寇的最后一战。近日,“重走新四军抗日之路”的队员来到了江苏高邮,听当年参加“高邮战役”的老战士以及他们的后代讲述抗战史上这场浓墨重彩的经典战役。

  6000余日伪军负隅顽抗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数月,高邮、泰州、江都等苏中城镇仍为日伪军所驻守,高邮日军拒绝向新四军缴械投降。1945年12月19日至26日,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,华中野战军第七、八纵队和地方武装,新四军华中军区,对拒绝投降的日伪武装坚决予以消灭。

  当时,高邮位于华中解放区南线,地处京杭大运河东岸,南控扬州,北扼两淮,是苏中连接苏北的水陆交通要道。高邮城四周为湖泊河流所环抱。“高邮城城墙有10米高、墙厚有7米,工事非常坚固,而且鬼子长年占据在这里,对地形非常熟悉。”95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夏光亚回忆,当时城内有日军2个大队约1100余人,加上伪军,总兵力约5000余人。

  15个团血战高邮城

  1945年12月19日,新四军华中野战军司令员粟裕、政治委员谭震林决定发起“高邮战役”。第7、第8纵队及地方武装共15个团进入指定地点,第8纵队攻击高邮城,第7纵队攻击高邮以南的邵伯,采取攻城与打援的战法,向高邮、邵伯之敌发动进攻。7点整,粟裕下达了攻击命令,参战部队在南北80里、东西40里的战场上,同时向高邮城外围据点展开了猛烈地攻击。到20日中午,高邮城外围据点除东门宝塔外,均被第8纵队扫除。在新四军的包围中,日伪军龟缩城里负隅顽抗,并不断加固城防工事。22日清晨,粟裕来到高邮城外东北角的村子,与八纵司令员陶勇一同视察了高邮城外地形,作了详细的作战部署。

  现年89岁的甄为民,时任新华社兼苏中《人民报》派驻新四军的随军记者,拥有“一号”特批的记者证和华中野战军开出的通行证。甄为民参加了战前动员会,还随主攻连踩云梯登上了高邮城墙。“我参加了高邮战役的全过程。发动攻城的动员会在高邮东边的一个村子里召开的,会上粟裕司令员发布作战命令,张鼎丞进行战斗动员。”甄为民说。

  夏光亚当年在攻击高邮城南门作战任务的68团中担任3营教导员。回忆起当年的战役,老人历历在目。夏光亚说,当时八纵64团、72团负责攻打西门和北门之间,66团负责攻打东门,68团负责攻打南门。为了减少战争伤亡,部队还发动了强大的政治攻势,用话筒喊话、用风筝散发传单以及用迫击炮打宣传单等方式进行攻心战,以瓦解日伪军。

  12月25日晚,借助天黑云密,雾雨蒙蒙,粟裕司令员宣布立即向高邮城发起总攻。面对坚固的高邮城墙,为了减少我军伤亡,粟裕司令员布置战士们在东面开阔地筑起了“半月型”工事,架上轻重机枪,与城墙敌军形成平射。

  夏光亚回忆说,攻城时战士们架着云梯向城上爬,但竹梯子非常细,一次只能几个人一起冲,上面的鬼子和伪军用钩镰枪推云梯,不少战士连人带梯跌落下来,攻城遇到了瓶颈。就在这时,“老虎团”三连一班挺身而出。他们将云梯架在城垛的凸出处,狙击手掩护,一旦有敌人用钩镰枪勾云梯,就能及时将对方击毙。后面的队员奋勇向前,一个个不停地向上冲,终于把城楼给占领了。三连一班对整个攻坚战起了关键作用,战后袁金生也荣立特等功,被华中野战军授予“特等战斗英雄”称号。

  1.5万人运送粮弹支前

  时任高邮县委书记、执行委员会主任的李建烈士,为支持“高邮战役”联合苏中地方党政机关积极配合,专门成立了支前总后勤部,帮助部队安排生活,提供物资,运送弹药,组织担架救护队,还提供了日伪军兵力分布形势图和诸多工事暗堡实时情报等。“父亲和当地党政机关干部在战前先后调集了1.5万民工,500只民船,帮助部队运送粮食和弹药等物资,还组织了3000名民兵配合作战。”李建烈士的女儿,江西省新四军研究会副会长唐东平说。